明日之后游戏下载|明日之后后期最强职业|
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二维码分享

一九八四

豆瓣9.4分,奥威尔的传?#20048;?#20316;,堪称世界文坛最著名的反乌托邦、反极权的政治讽喻小说。“多一个人看奥威尔,就多了一份自由的保障,”?#26032;?#23478;如是说。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时间:2009-06-01
所属丛书: 译文经典
开本: 32开 页数: 358页
读者评分:5分2条评论
排名:小说销量榜 36
中 图 价:¥27.0(7.7折) 定价:¥35.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本类五星书更多>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 动物庄园

    动物庄园

    (英)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
    ¥18.8¥25.0
  • 毛姆短篇小说精选集

    毛姆短篇小说精选集

    毛姆
    ¥24.5¥36.0
  • 这完美的一天

    这完美的一天

    莱文
    ¥26.8¥32.0
  • 一九八四 版权信息

    • ISBN:9787532747993
    • 条形码:9787532747993 ; 978-7-5327-4799-3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一九八四 内容简介

    乔治·奥威尔是英国伟大的?#35828;乐?#20041;作家、新闻记者和社会评论家,著名的英语文体家。《一九八四》是奥威尔的传?#20048;?#20316;,堪称世界文坛zui著名的反乌托邦、反极权的政治讽喻小说。他在小说中?#19995;?#30340;“老大哥”、?#20843;?#37325;思想”、“新话”等词汇都已收入权威的英语词典,甚至由他的姓衍生出“奥威尔式?#20445;∣rwellian)、“奥威尔主义?#20445;╫rwellism)这样的通用词汇,?#27426;?#20986;现在报道国际新闻的记者笔下,足见其作品在英语国家之深远。
    《一九八四》与苏联扎米亚京的《我们》、英国小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被合称为“反乌托邦三部曲”。本书是一部政治讽刺小说。书中描述的是对极权主义恶性发展的预言——人性遭到扼?#20445;?#33258;由遭到剥夺,思想受到钳制,生活极度贫乏、单调。特别可怕的是:人性已堕落到不分是非善恶的程度。
    《一九八四》是奥威尔辞世前zui后一部著作,由著名翻译家董乐山翻译。

    一九八四一九八四 前言

    乔治·奥威尔在一九四八年写作《一九八四?#20998;?#21069;,在英国是一个贫病交迫、没有多大名气的作家。《一九八四》虽在他一九五。年患肺病去世前不久出版,但他已看不到它后来在文坛引起的轰动为他带来的荣誉了:不仅是作为一个独具风格的小说家,而且是作为一个颇有?#37117;?#21331;识的政治预言家。从此,他的名字在英语文学史上占有了重要的独特地位,他在小说中?#19995;?#30340;“老大哥”、?#20843;?#37325;思想”、“新话”等词汇都收进了权威的英语词典,甚至由他的姓衍生了一个形容词“奥威尔式?#20445;欢?#22320;出现在报道国际新闻的记者的笔下,这在其他作家身上是很罕见的,如果不是绝无仅有的话。
    那么,奥威尔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作家,他的传?#20048;?#20316;《一九八四》究竟又是怎样的一部作品呢?要解答这个问题,zui好是从奥威尔不是什么,或者《一九八四》不是什么说起。这也许对我们正确理解他和他的作描更有帮助。
    首?#32570;?#39035;指出,奥威尔不是一般概念中的所谓反共作家,《一九八四》也不是简单的所谓反?#36825;?#21697;。正如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洲研究系汉学教授、著名评论家西蒙·黎斯一九八三年的一篇论文《奥威尔:政治?#30446;?#24598;》中所指出的,“许多读者?#21360;?#35835;者文摘》编辑的角度来看待奥成尔:在他的所有作品中,他们只保留《一九八四》,然后把它断章取义,硬把它贬低为一本反共的小册子。他们为着自己的方便,视而不见奥威尔反极权主义斗争的动力是他对社会主义的信念。”因此,在黎斯看来,奥威尔首先是一个社会主义者,其次是一个反极权主义者,而他的“反极权主义的斗争是他的社会主义信念的必然结果。他相信,只有击败极权主义,社会主义才有可能胜利”。《一九八四》与其说是一部影射苏联的反共小说,毋宁更透彻地说,是反极权主义的预言。但是无论信奉社会主义或者反对极权主义,奥威尔都是在他生涯较晚的时候才走到这一步的。
    奥威尔出身英国中产阶级,家庭生活并不宽裕。他?#30422;?#20379;职于印度的英国殖民地政府,作为一个?#24405;?#23448;?#20445;?#26080;力供养儿子回国进贵族子弟学校上学。奥威尔只是靠成绩优异,才免费进了一所二流的寄宿学校圣塞浦里安,后来又靠成绩优异考取了奖学金,进了英国zui著名的伊顿公学。但是他以一个穷学生的身份,在那里先是受到校长的歧视,稍长后又与那里的贵族子弟格格不入。毕业后他一无上层社会关系,二无家庭经济支援,上不起大学,只好远走缅甸,为帝国警察部?#26377;?#21147;,但殖民地?#24405;?#23448;员的生活?#36816;?#26469;?#20302;?#26679;还是格格不入。尽管有这样的背景,用奥威尔自己的话来说,“我经受了贫困的生活和失败的感觉。这增加了我天生对权威的憎恨,”但是他毕竟受了英国传?#36710;?#25945;育,因此从立场上和思想上,多少在开始的时候,是非常非政治性的。例如他写的《缅甸岁月》,背景是殖民地社会,他对英国人和缅甸人都一视同仁,无?#20013;?#36734;。这使人想起了E·M·福斯特的《印度之?#23567;貳?#31119;斯特就说过,“大多数印度人,就像大多数英国人一样,都是狗屎。”
    这种传统上层子弟教育,用一句庸俗社会学套话来说,在奥威尔身上留下了深深的阶级烙印,这是他在政治上迟迟没有找到“自性”(Identity)的主要原因。不错,他在学童时代由于家庭经济能力的限制而在?#35780;?#30340;圣塞浦里安学校校长的手里饱受凌辱(见他死后出版的《如此欢乐童年》),使他有了心理准?#31119;?#26085;后在缅甸见到殖民统治的不公产生反?#26657;?#32780;且后来在更大的范围内全身投入地站在受压迫者的一边。但是他毕竟出身中产阶级,而在英国这个阶级界限极为根深蒂固的社会里,要摆脱这个传统在自己身上的束缚是很困难的。奥威尔也不例外,他一直到死都意识到这一点。在另一方面,他对自己在寄宿学校中的屈辱生活感到极其不愉快。他曾写道,“对一个孩子zui残酷的事莫过于把他送到一所富家子弟的学校中去。一个意识到贫穷的孩子由于虚荣而感到痛苦,是成人所不能想象的。”这个青少年时代所受到的心理创伤,在成年的奥威尔身上仍在流血,这在他写的充满不快的回忆的《如此欢乐童年》中可以看出。不止一个评论家认为应该?#36873;?#22914;此欢乐童年》与《一九八四》放在一起来读。黎斯就认为,“奥威尔很可能在他?#32972;?#19978;的预备学校中找到了他后来所写的大噩梦的diyi个显微缩影的胚胎。”奥威尔生前就告诉他的一位友人托斯科.费维尔:“一个不合群的孩子在寄宿学校吃到?#30446;?#22836;可能是英国唯一可以与一个外人在极权主义社会中感到的孤立相比的事。”费维尔在《如此欢乐童年》中观察到了英国寄宿学校生活为《一九八四》提供了一部分声音、景象?#25512;?#21619;:“……奥威尔在早年就?#26376;?#20986;他对丑陋或敌意的环境特别敏?#23567;?#36825;在他描述圣塞浦里安学校生活的令?#25628;?#24694;一面表现出来。他回忆了他对常常用油腻的盆子端来的馊粥、大浴池里的脏水、硬邦邦的不平的床板、更衣室里的汗臭、到处没有个人隐蔽的地方、不上闩的成排的污秽厕所、厕昕门?#27426;?#24320;关的碰撞声、宿舍里用?#36141;?#25746;尿的淅沥声这种种印象——他以特有的细腻感觉回忆这一切?#20445;?#25105;们几乎可以看到,奥威尔这么描述圣塞浦里安,是作为日后写《一九八四》中?#19994;?#26223;象?#21592;?#30340;。”
    奥威尔背叛自?#33322;?#32423;的努力了,在他童年时代寄宿学校中埋下了种子,而在伊顿毕业后因为升不起大学而到缅甸的帝国警察部?#26377;?#21147;,则为这种子的萌芽准备了土壤。他在缅甸呆了五年,这是他成长过程中又一决定性的阶段。他zui后决定要脱离帝国警察部队,“我感到我必须?#35789;?#37027;压得我透不过气来的罪咎……我觉得我不仅仅应该与帝国主义决裂,而且也应该与一切人对人的统治决?#36873;?#25105;希望融?#31995;?#21463;压迫的人中间去,成为他们之中的一个,站在他们的‘边反?#36816;?#20204;的暴君……在这时候,在我看来,没有出息倒是唯一的美德。自我奋斗,哪怕稍有成就,一年能挣上几百镑,我觉?#33945;?#26377;这种想法都是精神丑恶的,是一种欺压行为。”
    由于自幼就喜欢写作,因此趁一?#20301;?#22269;休假之便,他辞去了在缅甸的帝国警察部队的差使,独自到巴黎找一间廉价的房子,关起门?#21019;邮?#20889;作。这一时期的摸索并没有为他带来成功,?#35789;?#20182;有一个机会,亲身体验一下巴黎(和以后的伦敦)的下层生活。这在开始是无意识的,后?#19995;?#26159;有意识这么做的,比如他在伦敦曾经混在流浪汉里到收容所去度一个周末。奥威尔自己简短地概述了他?#29992;?#30008;回来后的思想演变:“我尝到过贫困的生活和失败的感觉。这增强了我天生对权威的憎恨,使我diyi次充分意识到工人阶级的存在,而在缅甸的工作则使我对帝国主义的性质有了一些认识。但这些经验不足以给我?#38750;?#30340;政治方向。”
    确实是这样。他尽力接近下层群众,体验他们的生活,但是有一道无形的墙,隔在他与他们之间,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这就是他身上的中产阶级烙印。英国的阶级区分比任?#38395;分?#22269;家都要等级森?#24076;?#36825;种区分看不见,摸不着,?#27426;?#26080;处不在,不可逾越。奥威尔由于童年的创伤,对这一弊端极其敏?#26657;?#23545;上层阶级有着一种刻骨的仇恨和厌恶。但是他出身于这一阶级的边缘,而且受到这一阶级的教育,因?#24605;词购?#26469;在穷困潦倒流浪巴黎和伦敦时期,?#24425;?#20182;无法同下层贫苦群众打成一片,虽然他努力这么做了。别的不说,出身和教育养成的说话口音,就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甚至在他病危住院期间,听到隔壁病房探视者的上等阶级口音,还在笔记本中记下他的一段感想:“这是什么口音!一种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沾沾自?#30149;?#36807;分自信?#30446;?#38899;,一种深沉、洪亮而带有恶意?#30446;?#38899;,你没有看到?#37096;?#20197;凭本能感到,他们是一?#20804;?#24935;的思想、细腻的?#26143;欏?#32654;丽的事物的敌人。怪不得大家都这?#19995;?#24680;我们。”请注意zui后的“我们”一词。奥威尔作了毕生的努力要与自己的阶级决裂,zui后还是意识到他属于这个可憎的上层阶级。他曾经说过。“英国人的(阶级)烙印是打在舌头上的。”有一个故事很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他为了体验穷人的生活,曾经伪装酒醉的流浪?#28023;?#21435;辱骂一个警察,想被抓到监狱里去尝一尝与穷人一起过圣诞节的滋味。但是那个警察从他醉酒后?#30446;?#38899;,一下就听出了这个身披借来的?#35780;?#34915;服的醉鬼是一个出身伊顿公学的地道绅士,并没有上?#24120;?#32780;是善意相劝,叫他乖乖地回家去。也许他的?#26460;?#30340;话zui能一针见血地说明问题,她对奥威尔的传记作家克立克说:?#20843;?#30340;一切疙瘩都来自这个事实:他认为他应该去爱他的同胞,但是他连同他们随便交谈都做不到。”
    后来在英格兰北部工?#30331;?#32500;冈码头的经验zui终树立了他对社会主义的信念。当时伦敦一家左翼出版社约请他到那里去考察大萧条期间工人阶级状况。这次考察和后来的西班牙内战(这在以后再说)用奥威尔自己的话来说,?#26696;谋?#20102;一?#23567;?#20174;此之后,我知道了自?#36203;?#22312;哪里。从一九三六年以来,我写的严肃作品中的每一句话都是直接或间接反对?#23452;?#20102;解的那种极权主义而拥护民主社会主义的。”这次为期只?#23633;?#20010;星期的工?#30331;?#32771;察之?#26657;?#25171;开了奥威尔的眼界,使他亲身体验到了社会的不公和人间?#30446;?#38590;达到了什么程度。在这以前,他生活颠沛,对下层社会生活不是没有体会,但这毕竟是个人经历,只有到了英格兰北部工?#30331;?#21518;,他的这种体会才有了社会性和阶级性。这种政治上的“顿悟”也许可以用禅宗信徒的大彻大悟来作比喻,也仿佛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听到上帝的启示而皈依基督教——奥威尔的“去维冈码?#20998;?#36335;”就是保罗的“大马士革之路”。不过在他身上用这种宗教比喻恐怕是十分不恰当的,尤其是因为奥威尔是一个十足的理性主义者,他对某些社会主义政?#36710;?#31070;秘性和盲?#26377;?#29305;别反?#23567;?#20570;这样的比喻只是说明他的觉悟的即时性、彻底性和不可动摇?#36828;选?
    在维冈码头?#20445;?#22885;威尔并没有像一般记者那样仅仅作为一个进行采访的旁观者。?#24230;?#32500;冈码?#20998;?#36335;》中有一段文字可?#36828;?#35201;说明奥威尔在考察失业者的?#19994;?#29983;活的旅程中突然面对面看到人间苦难时所得到的闪电般启示:
    穿过那尽是钢渣和烟囱,成堆的废铁?#22836;?#33261;的?#30331;?#38772;印交错的泥泞的煤灰小径所构成的丑恶景色,火车把我载走了。时已初舂三月,但气候仍极寒冷,到处足发黑的雪?#36873;?#25105;们慢慢地穿过市?#38469;保?#19968;排又一排灰色小破屋在我们面?#22885;?#36807;,它们与堤岸形成直角。在一所房子后面,有一个年轻?#20061;?#36330;在石块地上,用一条棍子在?#36125;?#23627;子里接出来的——我想大概是一堵塞了的排水管。我有时间看到她身上的一?#26657;?#22905;的麻袋布围裙,她的笨重的木鞋,她的冻红的胳?#30149;?#28779;车经过?#20445;?#22905;抬起头来,距离这么近,我几乎看到了她的眼光。她的圆圆的脸十分?#22253;祝?#36825;是常见的贫民窟姑娘的憔悴的?#24120;?#30001;于早产、流产和生活操劳,二十五岁的人看上去像四十岁。在我看到的一刹那间,这脸上的表情是我见到的zui凄惨绝望的表情。当时这使我想到,我们常说的?#20843;?#20204;的感觉同我们的不一样?#20445;?#36824;有什么贫民窟里生长的人除了贫民窟不知有别的,这种话是何等的错误。因为我在她脸上看到的表情并不是一头牲口的无知的忍受。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遭遇是什么——同我一样清楚地知道——在严寒中跪在贫民窟后院的脏石块上捅一条发臭的排水管,是一种多么不幸的命运。
    如果说,维冈之行是偶然的话,去西班牙参加内战则是自觉的行动,他曾向一位编辑友人说:“我要到西班牙去了。”那人问:“为什么?”他答道:“这法西斯主义总得有人去制止它。”他在西班牙作战时间不长,zui后以喉部中弹不得?#25442;?#22269;治疗?#25176;?#20859;。但这短短几个月的战斗,特别是共和政府军方面国?#39318;?#38431;内部?#19978;?#30340;猜疑和斗争,不仅没有削弱,倒反而坚定了他对社会主义的信念,而且明确了他要的是哪一种社会主义,那就是主张政治民主和社会公正的社会主义,反对一切变?#20013;?#24335;的社会主义,包括法西斯主义一纳粹主义(即国家社会主义)。当时流行?#30446;?#27861;是法西斯主义是高级阶段的?#26102;?#20027;义,只?#23633;?#23569;数人认识到它是一种变种的社会主义。而在政府军一边汇集的各种?#26432;?#30340;社会主义者中,不乏那种以社会主义为名,?#23548;?#19978;为了霸主地?#27426;?#22312;敌人的闪电轰炸中,在横飞的子弹中,向自己的同志背后放冷枪的国际阴谋家。一颗法西斯子弹打中了奥威尔的喉部,就在他回国疗伤的途中,还有人一路跟踪到巴塞罗那来追杀。看来这些同一战壕中的同志有兴趣的不是共同保卫共和国抵御法西斯主义敌人,而是消灭有独立思想不跟着指?#24433;?#36716;的盟友。这伤透了他的心,更?#30001;?#20102;他对极权主义的痛恨,不论这种极权主义是以法西斯主义,国家社会主义,还是其他变种的社会主义的形式出现的。这条道路尽管曲折,却终于使奥威尔在政治上找到了“自性?#20445;?#33021;够写出《一九八四》那样一部二十世纪政治寓言的经典。
    从文学写作方法上来讲,奥威尔找到“自性”?#24425;?#32463;过了一条漫长曲折的道路。他?#29992;?#30008;回来后立志于写作,为此,还有意识地到巴黎和伦敦体验下层生活,但这一时期写的作品并不成功,只有亨利·米勒认为他的初期作品《在巴黎和伦敦穷困潦倒的日子》是他zui好的一部作占^,因为他经过几年?#36139;?#19981;舍和看来是无望的努力,终于形成自己的声音和观点。但是在黎斯看来,他没有把自己的声音和观点在全书中贯彻始终,这是美中不足。不过瑕不掩瑜,正是在这部作品中,奥威尔找到了一?#20013;?#30340;写作形式,这就是?#30740;?#38395;写作发展成一种艺术,在极其精确和客观的事实报道的外衣下,对现实作了艺术的?#19995;?#21644;再?#24103;ui后他在?#24230;?#32500;冈码?#20998;?#36335;》和?#26029;?#21345;塔隆尼亚致敬》两本书以及像《射象》和?#30563;市獺?#36825;样好几篇记述文中,把这?#20013;?#20316;新形式提高到了完美的境界。四?#31181;?#19968;世纪之后,?#24503;?#26757;勒和杜鲁门·卡波蒂花了不少时间、精力和笔墨,互相反驳对方自称为“非虚构小说”的鼻祖。他们大概没有读过奥威尔早在他们出?#20048;?#21069;在这方面所作的尝?#35029;?#21542;则他们就?#25442;?#38393;得如此不可开交了,相反会对自己的大言不惭,感到无地自容。
    不过在这以前,奥威尔并没有意识到他是在为日后称作“新新闻写作方法”(New Joournalism)这一文学形式开先?#21360;?#23601;像他在政治上迟迟没有找到“自性”一样,他在文学上也迟迟没有找到“自性?#20445;?#25110;者说,?#35789;?#20687;米勒评估的那样,他在《在巴黎和伦敦穷困潦倒的日子》里已经形成了他自己的声音和观点,但这还不是自觉的和有意识的。证诸他后来接着出版的四部习作《缅甸岁月》、《教士的女儿》、?#24230;?#30462;?#20301;?#32487;续飞扬》以及《上来透口气》都是用比较常规的艺术形式写的,就可以看出这一点。这四部作品都是平庸之作,换了别个作家,早该被人遗忘了。但是由于它们是奥威尔写的,在他成名之后,还是有人——至少是评论家——把它们找出来一读,倒不是因为它们的文学价值,而是为了读它们对了解奥威尔的思想和个性发展有所帮助。上面已经提到,奥威尔在(?#24230;?#32500;冈码?#20998;?#36335;》以及这一时期的其他作品中找到了他艺术上的“自性?#20445;?#20294;这是与他在政治上找到了“自性”分不开的,反过来?#37096;?#20197;说,只有他在政治上找到了“自性”以后,他在文学上才找到了“自性?#20445;?#36825;zui终表现在他的两部政治讽刺和寓言作品《动物农场》和《一九八四》上。?#19978;?#22825;不假年,在贫困中奋斗了一辈子的他,没?#24515;?#30475;到自己的成功和享受成功为自己带来的喜悦。?#27426;?#19968;九八四》这部表现二十世纪政治恐怖的极权主义的作品是?#25442;?#38543;着极权主义的兴衰而湮没于人类历史中的。
    正如汉?#21462;?#38463;伦特和卡尔·弗雷德里克?#23433;?#28909;津斯基早在五十年代分别在前者的?#37117;?#26435;主义的起源》和后两者的?#37117;?#26435;主义、独裁和专制》中一针见血地指出的那样,极权主义乃是现代专制主义。它从本质上来说与古代或中世纪的专制主义毫无二致,但与这些传?#36710;?#19987;制主义不同的,或者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地方是,极权主义掌握了现代政治的统治手段,包括政治组织、社会生活、舆论工具、艺术创作、历史编纂甚至个人思想和隐私,无不在一个有形和无形的“老大哥”的全面严密控制之下(极权主义的英文“Totalitarianism”意即指此,因此?#37096;?#35793;“全面权力主义”),这是中外历史上任何一个暴君所做不到的,更是他们连想也想不到的。作为二十世纪的过来人,我们无需根据个人的经历和体会,一一印证《一九八四》中所做的预言与二十世纪的现实何等相似,但我们不得不惊叹奥威尔的政治洞察力和艺术想象力是何等高超:他没有在任何极权主义国家生活过,他的观察怎么比过来人还要细腻、深刻和真确?是的,他没有这方面?#23548;?#29983;活的经验,但是他在政治上的高度敏感大大超过?#35828;?#26102;去参拜过新麦加,被牵了鼻子参观?#23433;?#23558;金村庄?#20445;?#24402;来后大唱看到了,新世界曙光的赞歌的许多国际闻名的大文豪。
    奥威尔创作《一九八四》的灵感不是?#19995;?#20110;此,而是他参加西班牙内战与其他变种的社会主义者接触,遭到猜疑?#22242;?#26021;,后来回到英国想说一些关于他所见所闻的真话而遭到封杀的经验。他遭到了一道沉默?#22836;?#35876;的双重厚墙的包围,其他幸存者和目击者也都同样被封上了口,以致摇旗呐喊的应声虫们能够放手改写历史而无人置疑。这样,他直接diyi次面对面地接触到极权主义如何制造谎言和改写历史,这被?#22235;?#19977;分地反映在温斯顿·史密斯在“真理部”的工作上。这也令人想起了哈罗德·艾萨克在一张照片中他的身影曾被抹去这件事以及更早的他在巴黎、伦敦、纽?#20960;?#22823;公立图书馆中遍找文献,就是找不到他要的关于“把蒋介石这一柠?#22987;?#24178;了?#25317;簟?#36825;一著名发言。在原来发表的报刊上,这一发言都被人撕毁灭迹了。改写和忘却历史的网竞编织得这么无孔不入,只?#23633;?#26435;主义才能做到。?#21387;?#22885;威尔对写过《中午的黑暗》的阿瑟·库斯特?#36134;擔骸?#21382;史在一九三六年停步了。?#31528;?#26031;特勒颇有同?#26657;?#36830;连点头称是。
    奥威尔反极权主义斗争是他对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念的必然结果。他相信,只有击败极权主义,社会主义才有可能胜利,因此?#34915;都?#26435;主义的危害,向世人敲起警钟,让大家都看到它的危害性——对伦理的破坏,?#36816;?#24819;?#30446;?#21046;,对自由的剥夺,对人性的扼?#20445;?#23545;历史的捏造和篡改……——是何等的重要。如果听任它横?#26657;?#22312;不久的将来,人类社会将陷入万劫不复的?#36710;亍?#22885;威尔是一九四八年写完这部政治恐怖寓言小说的,为了表示这种可怕前景的迫在眉睫,他?#36873;八?#20843;”颠倒了一下成了“八四?#20445;?#20415;有了《一九八四》这一书名。时过境迁,也许这个年份?#21494;?#27809;有言中,但是书中所揭示的极权主义种种恐怖在世界上好几个地方在一九八四年以前就在肆虐了,今天在世界范围内也不能说已经绝迹。二十世纪是个政治恐怖的世纪。二十世纪快要结束了,但政治恐怖仍然阴魂不散,因此《一九八四》在今天仍有价值。是否可以说,对我们来说,只有彻底否定了诸如“文化大革命”这类恐怖的极权主义,才给我们这些多年为社会主义奋斗的人,带来了真正值得向往的社会主义!
    董乐山
    一九九七年七月酷暑

    一九八四 作者简介

    乔治·奥威尔,英国著名作家。1903年出生于英属印度,1907年举家迁回英国,进入著名的伊顿公学学习。后因经济原因无力深造,被迫远走缅甸,参加帝国警察部?#21360;?#32456;因厌倦殖民行径、痴迷写作而辞去公职,辗转回到?#20998;蓿?#27969;亡伦敦、巴黎等地。一边深刻体验下层民众生活,一边?#37038;?#25991;学创作,并有多部作品出版。1936年西班牙内?#22870;?#21457;,奥威尔为支?#27835;?#29677;牙共和政府而参战,不幸负伤。1939年,二?#22870;?#21457;,他积极参加反纳粹的活动。西班牙内战与二战?#30446;?#30171;经历,让他对战争与?#25512;健?#26497;权与民主、社会关怀与人类理想进行了深刻的思考。
    1945年,乔治·奥威尔出版了著名的小说《动物农场》。1949年,他的代表作《1984?#32954;?#19990;,在全球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入选多国中学生必读书目,被翻译成62?#27835;?#23383;,总销量超过5000万册。1950年,乔治·奥威尔因肺病去世,年仅47岁。

    商品评论(2条)
    • 主题:

      三部曲之一。 译文这个系列的封面好可爱鸭。 前面的序讲奥威尔的事情也有点意外?#30446;?#29233;。 双重思想这个设定简直天才。 菜的只有我(。??︿??。)

      2019/5/9 8:48:12
    • 主题:反乌托邦小说

      董乐山译本的1984,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书的品相很好。

      2018/12/6 16:39:09
      读者:ztw***(购买过本书)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
    明日之后游戏下载